“剑门豆腐干”没有白来武汉
——剑阁县支援武汉护士魏燕坪的“护士日记”

2020年03月26日 10:12:33 来源:四川新闻网
编辑:本网编辑

四川新闻网广元3月26日讯(郭蒙) “请不要叫我们英雄,至少我受不了这个称谓!”3月24日,广元市剑阁县支援武汉护士魏燕坪说。

自从武汉开启了支援医护人员的返程模式后,各种送行和迎接的活动不断挑开观众的泪点。武汉全城亮灯,打出标语:“白衣执甲”“逆行出征”“凯旋而归”“希望的使者”“最美天使”;上海的欢迎词是:“幸好有你,山河无羌,你们的平凡成就了伟大!”全国铺天盖地地用“最高规格”致谢“为湖北拼过命”的人,网络上是这样总结的:“这场面新中国史上出现过四次。一次是十里长街送总理;一次是98年抗洪送子弟兵;一次是汶川灾后送子弟兵;一次是接送援鄂医护人员——只有中国才有这么好的总理;只有中国才有这么好的子弟兵;只有中国才有这么好的医护工作者;也只有中国才有这么好的人民。”

魏燕坪的荣誉证书

剑阁县中医院护士魏燕坪和同事曹秋艳,2月21日随四川省第九批援鄂医疗队前往了武汉。 3月21日,历经一个月圆满完成支援武汉任务后,随四川援助湖北医疗队第二批撤离队员回到四川。

魏燕坪离开那天“从酒店出发,我都不敢面对自己的情感,这阵势,让我整个过程热泪盈眶!”如今她已经和曹秋艳一道开始了在都江堰青城山尊酒店14天的医学隔离生活。魏燕坪除了强调自己就是普通的人,只是做了医务人员该做的事。她还说:“在武汉上班的路上总能看到可爱的一些身影,他们是环卫工人,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他们仍然坚守自己的岗位;配套我们医护人员工作的公交车司机,志愿者,酒店厨师、酒店保洁阿姨……在武汉有许许多多默默奉献的人,我们和他们都一样,为了早日赢来‘战疫’的胜利,大家都在努力着!武汉的人民很伟大,他们用自己的行动展现中国力量,中国精神。”

相比初到武汉那个青涩的“90”后,魏燕坪成长了,心态已不可一日而论。至于她们这批人如何一夜长成,她同意整理几篇笔记告诉大家她们的心路历程。

武汉晚安!我们来了!

今天是2020年02月21日星期五

第一次坐包机,还是用这种方式,我们的包机FU1833五点二十飞机降落,我们第九批援鄂医疗队1 80名医护人员安全到达武汉机场,飞机降落后我发现队友们突然把外科口罩全部换成了N95口罩,而且都把冲锋衣的帽子戴上了,有的还戴上了一次性手套,大家的防护意识瞬间都增强 了。我们两个来自“小地方”的也就不约而同和他们做的一样,尽量保护自己吧!不要还没有上战场就倒下了。机场门口站着很多迎接我们的人还喊着口号:“欢迎四川!”“感谢四川!”“武汉加油!”“中国加油!”此刻我内心无比坚信,我们一定会赢的!都当着一起加油吧。我们陆续上了一辆大巴车,志愿者安排我们要去住的地方,我也不方便打听她叫什么。她主动告诉我们当看到我们四川医疗队从机场出来时,她很想哭!她说:“因为我们武汉都这个样子了,你们还敢过来帮我们!”队友们也都很感动!

魏燕坪防护服上写的“豆腐干”(右一)

这个时候,没有谁流泪。志愿者也许流过泪了,支援的队友们也明白,现在还不是流泪的时候。我们都把将要进行的医护任务当着目前大家要面对的最大困难,那时不流泪不掉队才是好汉。

大巴车行驶在宽阔的公路上,武汉街头高楼大厦林立,我们在长江大桥上看到了对面武汉加油的字样!的确就如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现在这个偌大的武汉城真像被按下了“暂停键”——车少了,人影没了,武汉街头一时间没了往日的那种辉煌,让人不仅很伤感!心想:武汉病了!让我们来救治你的伤。心里的那种义勇之情油然而生,我突然想到一本杂志评论我们民族这种受命于危难时,逆行向前的勇气。只有华夏儿女喊得出:把任务给我,我把生命给您!

19:30我们到达酒店楼下。由于大多数的物资走的托运,所以我们只能耐心等待行李送到酒店门口,才能到安排好的房间去。我们第九批援鄂医疗队的物资太多了,在志愿者帮助下,晚上十点半我们两个(魏燕坪、曹秋艳)才把属于我俩的物资全部找齐,共计十二个大小不等的行李包。因为酒店内部做过消毒处理,志愿者们只能帮我俩把行李放在酒店门口,接下来的事实告诉我们到武汉支援的第一项大活居然是搬运物资。在我们两人齐心协力下,终于通过电梯搬到18楼,虽然很疲惫,但是这才开始呢!我们坚持做完每一个行李的消杀毒工作后才把行李搬进了房间。这里就是我们接下来在武汉生活的大本营。我用消毒湿巾纸擦拭了房间里可能触碰到的每个角落,连电热水壶都用水煮沸过三次,拖着疲惫的身体我们两个继续处理各自房间里的卫生间,凌晨一点打扫卫生结束。

这时候也才感觉饿了,吃了两口泡面,全当是我们的晚饭。结束这一切,洗漱睡觉,已经凌晨二点了。我还是说了一声:武汉晚安!我们来了!

我们是来报恩的,武汉不哭

今天是2020年02月22日星期六

今天是来武汉的第二天,也是我驰援武汉的第一个早晨。 吃完早餐后,群里通知所有党员到酒店楼下召开会议。一打听,是我们这批次赴武汉援助医疗队里的广元队召开特别的临时党支部工作会,我们广元来的队员有24人, 其中有7名是党员。为了充分发挥党员的先锋模范和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临时支部书记赖辉(第一人民医院感染科主任)决定召开支部工作会。由于是特殊时期,不能多人聚在一起,故决定在酒店一楼坝子里召开,每人间隔2米,场面看起来人很分散,尽管如此,我们支部会顺利完成各项议程。并明确,2008年汶川地震,广元接受了包括武汉人民在内的全国各地的支援,这次我们来的共同目的是报恩武汉人民。支部会议取得圆满成功!特殊时间,特殊地点,特殊的方式此生难忘。

让人激动的事接着来了,我们见到了先前过来已经在这边开展支援的广元同事。这是一场特殊时期的特别相会。广元市第一批援鄂医疗队市中心感染科主任向光明主任,带着广元市援鄂医疗队市中医院感染科主任杨志林来了,我们广元市第三批来的队员由赖辉带队,大家见了面。原来,向光明主任考虑我们刚过来环境不熟悉,生活不方便,便驱车带上防控用品和方便面等食物到我们酒店来“支援”我们这只支援武汉的队伍。为了防止交又感染,千言万语可以说,只是不能握手,只能距2米打个招呼,简单交流了几句话,大家就都散了。

老乡见老乡,支援他乡遇同行,我们谢谢他们的“慰问”!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战友”结下的友谊更深厚。交流中,我们坚信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和全国人民的努力下,武汉战“疫”一定会取得胜利。我们彼此祝福并一致同意,让每个支部的党旗在武汉都高高飘起来。我们身后是广大广元人民,武汉不哭!

这里需要勇士而不是烈士

2020年02月23日星期日晴

今天是驰援武汉的第二个早晨,我们还是在酒店待命。但很快得到群里通知,由于避免交叉感染,不能大规模的聚集,所以两人一组练习穿脱防护服。通知还特别强调“会有考试”,我当然和我的搭档曹秋艳一起练习。俗话说,磨刀不误砍柴功。我们虽然不用刀,但防护服是我们的保护屏障也是我们能够得以继续战斗的利器。正确穿脱防护服是保护自己也是“磨刀”,训练显得尤为重要。我们相互监督,相互指正缺点,不断完善彼此的穿法。

魏燕坪在武汉街道上

武汉就是我们的战场,在战斗打响的时候,我们需要做到帮忙而不添乱。我俩相互鼓励,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一定不能被感染了。

我们都还没有上病房,总领队就把“招呼打在前头”,他说我们要的是勇士而不是烈士。所以我们戴好口罩,做好洗手卫生,调整好自己的心态都是必须的。“因为我们是有新冠防控知识的医护工作人员”,所以绝对不能恐慌!

记得57岁的赖辉还在机场的时候就对我们说过:“你们都是些小妹妹,一定要好好吃饭。武汉的饭菜再不合胃口都必须吃下去,哪怕吐也要吃下去。因为吃的多,身体才好,这样才有的扛,不要怕长胖,等任务结束安全回家后再减肥。”

年龄上我们当然是小妹妹了,他那么“语重心长”地叮嘱我们,咋一下子让我听出了领队对我们90后的“不信任”——我当时第一反应是领队可能觉得我们年轻人吃不了苦,毕竟我们这一代在长辈们的印象中普遍“形象不佳”。当然,我更听出了目前形势仍然严峻,全国的确诊患者还有四万多人。瘦小的我开始担心起来,体重只有45公斤的我平时身体素质也不是特别的好,出门后千万绝对不能感冒!为了消除所有人的顾虑,也给自己增强信心,只有多吃加强免疫力才是根本,我暗自决定开启“狂吃模式”。当时还想,兵来将挡水来土掩。90后靠不靠谱,战斗结束清算。这时别紧张,徒给自己增加心理负担,放轻松些。

“豆腐干”要离开武汉了,这趟,她没有白来

2020年03月20日星期五晴

我不喜欢“坐地为牢”的原地休整,我的工作模式停不下来。说实话,平时上班我们还可以坐公交车出去“溜一圈”,在我们的“豪华大巴”上看看沿途的风景。根据对我们负责的管理制度,我今天不得不被“封在院内、控在楼内、管在室内"了。细细想想,这是突然闲下来大家都还不适应。一是疫情给心里造成的压力随病人减少而减下来了,应该高兴但高兴不起来。二是赋闲的无奈,望墙兴叹,此情此景真不如在每次治疗结束后我的“逛病房”活动。

还记得3月4日那天,是武昌本院老师朱丽君28岁的生日。治疗忙完后,四川队友给老师准备了一个特殊生日会。没有蛋糕,只在她漂亮的防护服上画上蛋糕和蜡烛,我们五人围着“寿星”,为她唱生日快乐歌。集体唱歌时,我居然哭了,还好加强版的二级防护装备可以伪装我自己。别人过生日我哭什么?现在想想是因为感动! 2020年刚来,十四亿人民就打响了保卫生命的抗疫战。唱歌时哭是觉得我们都还在真好!我的家人和朋友都还在真好!下班脱下口罩,是这次疫情让我知道新鲜空气它是甜的,真的很甜!每天最想做的事就是下班后能去酒店楼顶吹吹风,如果没有人,能摘下口罩就再好不过了,人类在大灾大难面前是那么的渺小。这场疫情让大家变得特别温暖,我们唱生日歌的声音打扰了正在病房休息的病人,他们却为我们拍照留念,这是一个特别的生日,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可以总结的内容很多。

也是那天,我认识了武汉的另一位朋友,他是一位年长的病号。下班后,经过一系列的院感处理后,我回到酒店,看见手机上发来信息:“感谢川妹子,有你们我们有信心,有机会去广元报答你们,疫情过后如果能来武汉,一定带你们大逛武汉。”我回复:“不用谢,你们出院就是我们最好的报答,也算是不虚此行!”

随后我只要上班前都要去他的病床旁和他打声招呼,陪他聊天,聊我们剑门关景区,还有剑门豆腐干。在没有亲人的陪伴下,这样会让他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我每次给叔叔做治疗他总喜欢关注我防护服上写的字,刚开始叔叔叫我名字,然后叫“小魏”,快出院直接叫我“豆腐干”,“豆腐干”这个名字来源于我漂亮的防护服上的“剑门豆腐干”,我知道,叔叔心情好了,病一定好了。

武昌医院工作快结束了,我带着病区12名出院患者到医院门口,等待隔离点的公交车转运,协助出院的病人把东西拿上车。晚上,把我叫成“豆腐干”的叔叔给我发了许多摄影作品,他的作品确实很有艺术范,用我们的话就是大气、上档次。原来他有两位摄影师朋友,他们仨都酷爱摄影艺术,为了拍作品,都感染了新冠病毒,现在一个已经走了......顿时,我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一个话题。

经过这次“生死赴约”,病号叔叔却很坚强!但当在新闻上看到四川援鄂医疗队在撤回的消息,他却又伤心了。大叔说,我们90后是国家最值得信任的一代。

“豆腐干”要离开武汉了,这趟,她没有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