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网
您当前的位置:地方频道  >  封面报道
  • 被拐数十年的孩子与家人重逢 这六个家庭的故事令人泪目
  • http://www.newssc.org时间:2018-07-11 08:42来源:四川新闻网      编辑:本网编辑

 

认亲大会现场

  家门口的河流和池塘 是对家的仅存的记忆

  1987年12月26日,天已经快黑了,而时间也早已过了儿子从幼儿园放学回家的时间,别人家的小孩都已经到家了,自己的小孩却没了踪影。绵阳市三台县乐安镇何仲兴、杨会琼夫妇这时惊觉自己小孩失踪了,夫妇二人伤心欲绝,四处寻找未果,随即向三台县公安局打拐办报案。

  接报后,三台县公安局迅速组织力量,采取各种措施寻找何建军,一直未取得成效。三十年来,何仲兴、杨会琼夫妇没有一刻放弃寻找,三台县公安局打拐办、乐安派出所的民警们也继续开展工作,坚持找寻。

  派出所民警在不断变更,但一茬又一茬的民警始终未放弃过对何建军的寻找。2015年12月,乐安派出所按照上级公安机关关于办理打拐案件的要求,联系县局刑警大队采集了何仲兴、杨会琼夫妇DNA血样入库比对。2018年5月,好消息传来,通过《全国公安机关查找拐卖/失踪儿童DNA信息系统》比对,确认何仲兴、杨会琼夫妇血样与河南省汤阴县任固镇蔡故城村任利宾的血样所检遗传标记符合遗传规律,确认具有亲缘关系,经绵阳市公安局再次进行DNA复核检验,证实任利宾就是30年前被拐儿童何建军。

  在这一次认亲大会上,对于父母们来说,有两个日期记得清清楚楚,一个是孩子出生的日子,另一个是孩子失踪的日子,何仲兴夫妇也不例外。“他是87年12月26日,星期六,冬月初六被拐走的,当时穿着一双新棉鞋、戴着皮革的帽子、穿着小军装,脸上还有猫抓的伤。”

  任利宾在被拐卖时已经五岁,开始记事了,他十分清楚自己的身世,尽管随着年龄增长一些细节和父母的名字已经忘记,但却清楚的记得自己叫“何建军”。“被拐时,曾经在一座山上听见妈妈在叫我的名字,但却被人掐住了脖子不让说话。到现在,依然记得家门口有一条河,上学路上要经过一座鱼塘。”成年之后,任利宾所在的镇子有了网络,他开始在网上发帖,但都沉了下去,没有消息。任利宾选择了到公安部门登记,因为线索比较多,在2017年底,任利宾得到了可能找到了自己亲身父母的消息。在经过DNA比对之后,今天,他总算是见着了父母,回到了自己梦里熟悉的家。

  找了25年 儿子却近在咫尺

  1993年8月21日,三台县幸福乡黄福志夫妇带着三岁多的儿子黄强到乡上赶集,将儿子交给正在理发店理发的妹妹照看后,两人就去忙活其它事情了。妹妹理完发后发现侄儿不见了。亲戚朋友们找寻好几天后,才到古井派出所报案。派出所迅速组织力量多方寻找,但均无果。

  二十多年里,找到儿子成了黄福志夫妇俩最大的心愿,哪里有捡拾小孩的信息,他们俩就赶到哪里,但每次都以失望而告终。夫妇俩总是幻想着自己能亲自站在寻亲的舞台上,听着主持人宣布找到自己儿子的声音。

  二十多年中,社区民警换了一茬又一茬,帮老黄一家人圆梦也成了大家最大的心愿。黄福志夫妇俩甚至可以如数家珍的说出历年来每位古井派出所社区民警的名字。民警侯光辉接过寻找小强娃的接力棒后,重新梳理案件,重新回访案发现场、寻访当事人。同时也积极同上级打拐部门密切联系争取支持,采集黄福志夫妇血样入库。2018年5月28日,好消息传来,通过《全国公安机关查找拐卖/失踪儿童DNA信息系统》比对,确认平武县大印镇三丰村的严光银就是二十年前被拐的黄强。

  被拐38年 乡音改鬓毛衰

  1976年,三台县建设镇向春耕、田银珍夫妇共同生育了他们的第三个小孩,取名向明。

  1980年,田银珍的结拜姊妹杨某某对田银珍说带向明到河南耍一趟(实际是拐卖向明),田银珍同意了。于是杨某某将向明拐卖到河南省新乡市延津县王楼乡。后来,向春耕、田银珍夫妇见杨某某和向明一直没有回来,才明白向明被拐卖了,遂前往河南寻子。期间通过多方走访了解,向春耕、田银珍夫妇找到了身在河南的杨某某,此时的杨某某拒不承认拐卖向明一事,于是夫妇俩向三台县公安机关报案求助,公安机关立刻行动,展开调查。由于当时通讯和科学技术落后,只能依靠人力走访调查,始终没有找到向明的下落。

  直到2016年,三台县公安机关对老两口进行了血样采集,2018年5月,通过《全国公安机关查找拐卖/失踪儿童DNA信息系统》的盲对便传来了好消息。向春耕、田银珍夫妇的血样与DNA库里的河南省新乡市延津县位邱乡一个名叫韩玉林的人血样比中,该韩玉林就是当年被拐卖的向明。

  如今的韩玉林已经42岁,乡音已改鬓毛已衰,不过让老母亲田银珍欣慰的是,尽管等了38年,总算是等到了自己的儿子归来。

首页 上一页 [1]  [2]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