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网
您当前的位置:地方频道  >  图说世界
  • 简阳117年木匾 讲述双孝子的故事
  • http://www.newssc.org时间:2017-11-11 10:29来源:华西都市报      编辑:本网编辑

牟氏兄弟收到的照票。

  一次惊心动魄的割肝举动

  13岁少年的脑里,自从钻入割肝救父这个念头后,就再也平静不下来了。

  无论如何都要救父亲,父亲在,家才在,家才完整。

  牟永贵见过猪肝,那么大一块,人的肝想来也不会小到哪去,割下一块,应该没什么问题。

  他还记得,那个老人说,割肝一定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瞒的时间越长,父母活的时间就越久。

  牟永贵像着了魔一样,开始寻思着怎样割肝救父。

  孝,让一个13岁的孩子心无别念,这也是那块木匾上为什么书写“纯孝性生”的原因。这4个字用来旌表牟氏兄弟,真的是非常贴切。

  坚定割肝的信念后,接下来的问题是:怎么割肝?怎么瞒住家人?

  天天要和家人在一起生活,还要干农活,还要让大家察觉不到,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

  割肝需要工具,而且是锋利的刀具;割肝后要出血,怎么止血?

  对于工具,他觉得不是问题,他可以去找村里的剃头匠借剃头刀。

  止血呢?他就搞不懂了,这必须要请教医生才行。

  父亲的药吃完了,他去平窝场上给父亲抓药。

  他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问医生:“我割草的时候经常割伤手,血流得凶,有啥简单的办法止血呢?”

  医生说:“给你一个偏方:用铁线草舂烂成泥,与香灰和在一起,敷到伤口上,很快就能止血。”

  钟金亮解释说,铁线草是四川农村一种常见的植物,因其茎细长且颜色似铁丝而得名,一般长在路边和地里,人迹罕至的小路是其生长的乐土。

  牟永贵很不放心地又问:“万一止不到血呢?”

  医生觉得这个娃娃问得好奇怪,但还是很有耐心地说:“就赶紧用干净的帕子包扎伤口哈。”

  回到家,牟永贵找机会把铁线草和香灰准备好,又把平常用来擦汗的长帕子洗干净。

  这天早上,牟永贵带上所有准备好的物品,悄悄来到屋后半山腰名叫大石包的荒山坡,那里是一片柏树林,遮天蔽日,人迹罕至。

  叫作大石包的那块大石头至今仍在,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钟金亮于2016年3月在大石头旁立了一块小石碑,上面说明这是牟永贵割肝的地方。

  牟永贵知道肝的位置,他用剃头刀在右腹部划开一条口子……

  钟金亮回忆,他曾见过外公腹部上的那道伤口,是斜着的,有好几厘米长。

  割下一块肝后,牟永贵忍着剧痛,敷上香灰草药,用针线缝好伤口,用长帕子把伤口紧紧包扎好,穿上衣服,休息了一会儿,慢慢下山回家。

  到了家后,他把割下来的肝放进药罐,生火熬药,叫家人看住,借口太疲倦,到床上睡觉去了。

  到吃中午饭时,家人叫他,他说身体不舒服,不想吃饭。家人也没往深处去想。

  牟永贵的举动瞒了3天就“露馅”了。

牟永贵就在这块大石头边割肝的。

  一个官府树立的孝行典型

  家里的农活是要继续干的,牟永贵咬着牙下地干活。

  但他身体实在太虚弱了,又疼得厉害,走起路来很缓慢,干起活来也没力气。

  三哥牟永龙以为他生病了,叫他一起去晒场收麦子。

  牟永贵弯腰去端装满麦子的撮箕,一使力,扯动伤口,疼得控制不住身体,倒了下去,下意识地用手捂住伤口。

  牟永龙连忙去扶他,发现牟永贵脸色苍白,大汗淋漓,以为他肚子疼,把他的手拿开,发现手上全是血。

  牟永龙大为吃惊,掀开牟永贵的衣服,看到扎在腰间的帕子被血染红了。

  在牟永龙的追问下,牟永贵才很不情愿地说出了真相。

  牟永龙背起牟永贵就往家里跑。牟启荣得知后,既感动又心疼儿子,不禁痛哭起来。

  牟启荣哭了一阵,忽然想起,前几天吃饭时,吃到一块很绵的肉,当时说是四儿子牟永富在外面买的。

  牟启荣把牟永富叫过来,问起那块肉的事情。牟永富在父亲的逼问下,承认了自己割臂的事实。

  牟氏兄弟割臂、割肝救父的事情,很快传遍了村里,大家既震惊又感动。

  通过层层上报,简州知州马承基立即叫人把牟氏兄弟带到州衙。经过查验,情况属实。

  马承基叫人给牟氏兄弟治伤,并将此事上报省府。省府派人到简州核实后,又上报朝廷。

  光绪帝颁给牟氏兄弟《旌表恩照》书,对两人的孝行进行嘉奖,并赐给兄弟俩鹌鹑服各一套,赏银30两,绸缎一匹,乡里可建牌坊等。

  鹌鹑服是清朝的官服之一,因饰有鹌鹑图案而得名,是八品官衔官员穿戴的服装。这意味着,牟氏兄弟因孝行被纳入了官员行列。

  四川省府和简州各赐牟氏兄弟牌匾一个,牟成建家门口挂着的那块匾,就是简州官府所赐。

  钟金亮说,其中一块挂在牟家老屋,一块挂在牟氏宗祠,现在只有这一块保留了下来。

  而鹌鹑服,在时代的变迁中被毁掉,《旌表恩照》书如今保存在牟永贵的大孙子牟开洪处。

  钟金亮特别纠正说,木匾和《简阳县志》中记载牟氏兄弟为割股、割肝,实际上是割臂、割肝。

  股,是大腿的意思,后泛指身上所有的肉,割臂可以说成是割股,所以木匾和《简阳县志》都记载为割股。

  但是,在常人的理解中,割股一般认为是割大腿肉,与割臂还是有着很大差别的。为方便准确理解,还是说割臂为好。

  牟氏兄弟割臂、割肝救父后,说也奇怪,牟启荣的病竟慢慢好了起来,3年后才去世。

  牟永富终身未娶,牟永龙的儿子牟联孝过继给他为嗣,牟成建是牟联孝的孙子。牟永富在1960年去世,享年75岁。

  牟永贵在1961年去世,也活了75岁。牟永贵有7个子女,三女儿牟发珍,就是钟金亮的母亲。

1927年版《简阳县志》记载了牟氏双孝子的事迹。

  一次冒着生命危险的孝行

  自古以来,割肝、割股救亲的故事,在全国各地几乎都有发生。

  台湾学者李敖写过一篇《中国女人割股考》,从各类作品和州府的地方志中摘取了女性割股救亲的事例,总计620个。

  1927年版的《简阳县志》中,就收录了数条历朝历代当地割肝、割股救亲的故事,牟氏兄弟的孝行只是其中一条。

  同样在简阳,继牟氏兄弟的孝行后,1942年,还发生了一起孙子割股救祖母的事情。

  1942年初冬,简阳县芦葭乡三保十甲(今简阳市芦葭镇建安村傅家河),10岁男孩傅昭辉看到73岁的祖母卧病在床,心里非常难受。

  家里贫穷,这天到集市上买了二两肉,准备第二天炖给老人家吃,补补身体。

  就在这天晚上,傅昭辉把家里的一把刀磨得很锋利。

  半夜,他趁家人熟睡时,悄悄起床,在院坝内供上酒品,点起香蜡纸钱,向天、地、神灵跪拜作揖一番,然后用尖刀割向自己的左大腿。

  第二天,祖母吃了肉后,觉得有一块肉咬不动,后来才知道那是孙子从大腿上割下来的肉。

  追问之下,傅昭辉说,听人说,要是家里老人吃了后人的肉,病就会好,所以他为救祖母,就割下了大腿上的一块肉。

  后来,祖母竟又多活了3年多,直到76岁才去世。傅昭辉在2008年3月去世。

  傅昭辉的孝行故事,刊载在简阳文明网。

  割肝这类手术,在现在都算是较大的外科手术,风险很大,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古代因割肝救亲而死去的例子也很多。

  南宋时,今江苏南京市溧水区有个叫伊小乙的人,母亲生病,他割肝救母,最后因失血过多而死去。

  为什么牟永贵割肝却活了下来呢?

  对此,成都养生学专家传鹏博士认为,割肝救亲在医学上是没有科学依据的,那只是古代的一种愚孝行为。

  牟永贵割肝能够活下来,传鹏分析有两种可能:

  一是牟永贵割肝割得很少,因为是做药引子,不可能割得太多,就那么一小块,出血量可能不大。

  二是牟永贵割的不是肝,而是一块肉。

  牟永贵毕竟还是孩子,当他划开腹部时,鲜血涌出,手忙脚乱之际,摸到身体里的肉就误以为是肝。

  后来官府进行检查,也不可能扯开伤口对肝进行查验,只是看到有伤口,恰好也在肝的位置,就认为属实了。

  孝,在中国古代被推崇到很高的位置,“忠孝节义”中,孝排在了第二位。

  在科举考试出现之前,官府选拔人才,就有“举孝廉”的方式,孝排在第一位。

  在民间,受传统思想的影响,愚孝行为比比皆是,如割股疗亲、杀子奉母、随父同死等。

  东汉人郭巨埋儿奉母,竟然入选了大家熟悉的《二十四孝》,实在愚孝至极。

  牟氏兄弟割臂、割肝救父,尽管有着愚孝的成分,但“纯孝性生”牌匾是对他们行为的最好诠释。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 记者 黄勇 摄影报道

  原标题:简阳117年木匾 讲述双孝子的故事

 

首页 上一页 [1]  [2]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