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网
您当前的位置 :地方频道>质监
  • 完美保健品被指夸大疗效 消费者被"洗脑"疯狂买产品
  • http://www.newssc.org时间:2012-03-15 14:56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进入四川手机报 短信看新闻:订阅四川超特快

  人民网北京3月15日电 今年3·15的主题为“消费与安全”,旨在为消费者提供安全的产品和服务。人民网会根据您的反映深入调查、报道,曝光不良商家,揭露行业“黑幕”,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据《济南日报》报道,50岁的吴迪(化名)听信了“老师”的宣传,前后花费16000多元购买“完美”产品治疗高血压和腰椎间盘突出,但1年来,他的病没有丝毫起色,反而卧床不起了。

  《济南日报》报道,吴迪虽只有50多岁,但高血压、高血脂、腰椎间盘突出已是老毛病了。2011年5月,其从事“完美”销售的同事向他推荐了一系列保健品。“说是只要吃了他们的产品,我身上的病都能治好。”王迪说,他吃了近1年,前后花费16000多元,但病症不仅没减轻,反而还加重了。“‘完美’方面说,是剂量不够的原因。”

  2011年10月,吴迪的腰椎间盘突出恶化,卧床不起了。“到了这个时候,他们还说是吃的少了,让接着吃,他们的产品能帮我打通经脉。”同时,吴迪的高血压不仅没降下来,反而还升高了,“压差已经达到了50多,本来是40左右”,“完美”销售人员称,只有扩大压差,才能把血压降下来,需要接着吃产品。感觉上当了,吴迪果断远离了“完美”,并及时到医院接受治疗,“吃了药,血压降下来了,腰椎间盘突出也做了手术,现在能下地了”。

  市民王先生与吴迪有相同遭遇,他听信“老师”的话吃“完美”治疗中重度脂肪肝,3年多时间,花掉了3万多元钱,但病情却丝毫没有好转。2011年年底,“康宝莱”业务员又找上门来,“说是吃他们的保健品能治病,三个月无效不要钱!”王先生又花费了1万多元,买了一堆“康宝莱”。近日,他去医院查体,发现病症仍是毫无起色。他生气了:“保健品怎么都这样?这不是骗人吗!”

  《济南日报》记者自1月11日以卧底、暗访等形式进入保健品行业,至今已有60多天。吴迪一样的消费者接触了不下10人。他们大都是身体不适,被以“能治病”的说辞引诱购买了相关产品。今年71岁的苏先生是一名糖尿病患者,2011年8月,他应邀参加了一次由“中华医疗康复协会”举办的健康讲座。其间,一名自称大医院内科主任的中年男子为他开了10盒蜂胶糖脂胶囊,嘱咐按时服用,保证半月后即见效。此后,由于苏先生坚信那位“主任”开出的“良药”而放弃服用降糖药,结果造成餐前和餐后的血糖指数急剧升高,险些酿成严重后果。“场面搞得那么隆重,没想到还是骗局。”每当说起此事,苏先生都表示后怕。

  今年80岁的由延益老人从医50多年,曾任职于山东省地方病防治研究所。退休后,由延益转而考察保健品市场,他发现“夸大治疗功效”几乎是保健品行业的通病。由延益说,近年来,他先后参加保健品讲座、活动数十次,“几乎全都是忽悠老年人的,卖产品是他们唯一的目的。”在正式的对外宣传及产品标注中,“完美”等都称是保健产品,且强调“保健食品不能代替药品”,知情人士称,“夸大治疗功效”是在实际销售中销售商们惯用的伎俩。

  上课被“洗脑”疯狂买产品

  “你要钱还是要命?你有多少钱?”这是《济南日报》记者卧底期间,保健品“会销”现场“专家”的呼喊,几乎是扯着嗓子对老人喊的。济南市中区文庄居民张先生说,他68岁的老伴每周二、周六都去“完美”“开会学习”,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从课堂上带回一大堆“完美”的产品,半年多来,其老伴已经为此花费了2万多元,“‘完美’的所有产品基本都买了。”

  “除了自己喝,她还逼着家里人喝,不喝就骂。”张先生的两个女儿也反对母亲参与“完美活动”,她们怀疑母亲被“洗脑”了,“我妈说,不买产品就得淘汰一批人,多买产品能挣钱。”张先生的女儿怀疑“完美”正是通过“开会”给老人灌输“挣钱”的想法诱惑其购买产品。

  “竞争太激烈了,大家都在会议营销,拼的已不是产品,而是服务了。”雅培胰肽素济南客户服务中心谭经理说,目前济南数千家的保健品公司大都在会议营销。记者是在2011年12月9日“应聘”进雅培胰肽素济南客户服务中心的,其主营的“胰肽素植物软胶囊”主要针对患有糖尿病、高血压等的中老年人群。从谭经理的履历可以间接看出近10年的保健品市场演变,他说他是从深圳激烈竞争的市场中突围出来的,2006年初,他建立起深圳雅培济南办事处,当时济南的市场还大有拓展空间。如今,他必须谋划向县市区拓展了,因为短短几年内济南的市场迅速饱和,保健品公司已达到数千家之多。

  谭经理说,会议营销也可称作体验营销或服务营销,“体验的是一种企业文化,一种健康理念”。尤其很多保健品在功能和用料等方面同质化,而且大都针对中老年人群,更需要通过服务来争取客户。“老年人的内心比较空虚,儿女不在身边,我们就应该给他们当儿女或者当晚辈。”谭经理介绍,他们通过与街道办、居委会、老龄委等合作,举办社区“义诊”活动,通过“真诚的服务”,将客户请到会议营销的现场,“我们邀请国家级的专家,通过特色讲座、健康教育,让老年人性格开朗、老有所学,产生并提高保健意识”。

  在招聘网站上,有关保健品销售的招聘信息达一万余条,济南地区的也超过200条,他们大都对“客户家访、联谊会邀请”等能力提出要求,业内人士称,保健品“会议营销”已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业内自曝“会销”骗术

  一位自称曾是保健品销售“主任”级别的女士自曝,“完美”等保健品会销“洗脑”的第一招就是夸大宣传,“对外,‘完美’号称是保健产品,但对‘下线’,大家都夸大‘完美’的药用功效,什么能治乙肝,癌症,反正说的出的病症都有效”。

  “一定要密集地开长会,‘下线’身心疲惫,逻辑思维能力大大削弱,最容易被影响,另外,会后一定要分享,要先让死忠分子发言,开好头,引导后面的走势。让所有人互相影响,表面上是自由发言,其实绝大部分人就算心理抵触,在那种场合下也会敷衍着说些好话,这样就造成一种所有人都一致赞同的气氛,意志薄弱的人就会对自己反对的想法产生怀疑。”该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女士称,如果找到一个信任“完美”的新人(行内称为“老鹰”),销售商一定会断其退路,“尽量让他冲级别,多屯货,让他得罪遍自己的亲戚朋友,等他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很难下台了。很多保健品公司都是这么做。”

  记者卧底过程中认识了从事保健品销售十多年的步先生,他介绍,保健品“会销”主要针对老年人,“身体不好有闲钱,容易相信人又缺乏维权能力,老人当然成了很多保健品公司坑骗的对象”,步先生说,2010年全国保健品市场的规模就已达2000亿元以上,而其中的产销成本一般仅为20%左右,是名副其实的暴利行业。受利益驱动,一些销售人员利用监管空白钻空子,用各种手段欺诈坑害消费者。

  “到了会场,‘专家’把保健品的疗效无限夸大。老人在‘专家’忽悠下,头脑发热当场购买。没带够钱的,销售员会送货到家,趁热打铁去家里取钱。”步先生说,保健品会议营销最常用的骗术就是请“专家”,把老年人召集在一起开会、听讲座。为了吸引老年人到会,会采取送廉价纪念品、小礼品的手法。

  “保健品销售员个个都是心理专家”。有业内人士表示,“第一步,取得老人信任——— 产品卖出前,张口亲爹亲妈地叫着,饿了送饭,渴了递水,连鞋带松了都会给你及时系上。现在老人们大都不跟孩子住,长期缺乏子女关爱且身患各种疾病的他们会不被如此‘亲情’打动?第二步,亲情攻势过后,骗子们往往以没有业绩会被解雇为由请求老人帮忙,同时借助‘专家’不断强化产品功效。身为老人,哪能看着‘好孩子’受委屈?再说,既然能治自己的病,买了也不浪费啊?于是,掏腰包买货也就顺理成章了。”

  监管空白是乱象症结所在

  报道称,有关“完美”等保健品“治病”及营销模式的质疑由来已久,包括山东在内的众多地方消费者质疑其为“洗脑传销”,并向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反映。3月7日,记者电话咨询国家工商总局,工作人员表示“完美”并未取得山东地区的直销权,但若通过专卖店形式销售,并不违反相关法律法规。消费者若有疑问可向当地工商部门举报。

  之前接受采访时,济南市工商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工商部门对推销假劣保健食品的行为,通常是以涉嫌虚假宣传、销售假冒伪劣商品、无照经营等进行监管。而在具体工作中令工商执法人员“犯难”的是,在被投诉的保健食品说明书、宣传单上并不存在夸大宣传,销售人员往往是暗地里向目标老人肆意夸大功效。“没有现场录音或录像,这种虚假宣传很难取证。”济南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依据现有的法律法规,他们对保健品市场的监管更大程度上是针对其质量,对于其欺诈坑害消费者的营销手段,则没有相关法律法规约束。“在保健食品的生产和流通环节中,企业设立、产品批号、生产标准的审批要经过很长时间,有时会超过半年,严格的审批程序表明国家在审批方面的重视。可是,在从业人员的素质、经营场所、注册资金等方面,相对药品来讲要低很多,有的基本未作任何要求,这是造成销售成本低廉的原因之一。而且,尽管看来有多个部门在监管,其实法律法规空白很多。目前的大环境,对正规合法企业有失公平,相关法律法规亟待健全。”卧底中,有正规保健品公司负责人表示,目前保健食品行业存在重审批、轻监管的问题。

  中国保健协会理事长张凤楼认为,保健食品的监管一直是个盲区。1996年卫生部公布了《保健食品管理办法》,随后又相继出台了一系列规章制度。2009年《食品安全法》出台后要求“有关保健食品将另行规定”。中国保健协会理事长张凤楼说,“《食品安全法》已颁布实施两年多了,但配套的《保健食品监督管理条例》迟迟没有出台,保健食品监管依然处于空白。”

  同时,由于体制方面的原因,我国保健食品行业出现了政出多门的现象。从保健食品行业确立法律地位的1995年起至2007年止,12年的时间里,我国共出台了保健食品相关法规规章128部,多个行政主管部门在制定法规时如果协调不到位,法规撞车的现象就不可避免地会发生,这让守法企业无所适从,而违法企业却如鱼得水。

  采访中,多名基层执法人员认为,保健品相关监管部门应进一步明确职责并做好监管衔接,用联合执法的方式填补漏洞。其中,药监部门应从源头加强监管,堵住假劣保健食品流向市场的出口;工商部门应加强保健食品销售的前置审批,严厉打击虚假宣传和无照经营;同时,卫生部门应严查冒牌“名医”“专家”的非法诊疗行为。(综合报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