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网
您当前的位置 :地方频道>封面报道
  • 成都闹市长眠40余位烈士 只留下32个孤单的名字
  • http://www.newssc.org时间:2011-06-01 10:09来源:四川在线
手机看新闻:进入四川手机报 短信看新闻:订阅四川超特快

 

  400余平米的院子,40余座简易的水泥墓地,阳光穿透树叶洒下斑驳的影子。昨日午后,我们来到成都闹市区中的马鞍山烈士墓,寻访在这里长眠的40余位革命烈士。他们献出了生命,却只在人世间留下了淡淡的痕迹,他们来自哪里,因何而牺牲……

  记者的发现 闹市里的烈士墓园

  成都一环路外,梁家巷附近就是马鞍山路。一个窄小的院落并不起眼,走近才看到写有“马鞍山烈士墓”六个字。小院大门上镌刻着一副对联:“戡暴乱,平叛逆,献身成仁,何惜热血谱春秋;斗顽敌,诛匪枭,舍生忘死,为捍卫人民政权”。进门可见的大石碑告诉着人们,这些墓的主人都是原川西军区为解放和建设大西南而献出生命的革命烈士。

  去年到交警二分局办事,记者偶然发现分局隔壁有一个“马鞍山烈士墓”。以前不熟悉,原来还有一座墓园在蓉城的闹市区。

  门口有“门卫室”,一位中年男子走出来,“来,登个记吧。”他叫阮中明,2006年从成都电器厂下岗后来到墓地做守墓人,“我是第二代守墓人。”

  昨天再次来到烈士墓园,沿着石阶往上,株株杉树、松树下,就是低矮的水泥墓。

  这里,躺着40余位烈士,40余座墓中,只有一座前有低矮的墓碑,勉强能看出一个“刘”字,这也许是这位烈士的姓。

  墓园内的大石碑上,碑文简略:“马鞍山烈士墓建于五十年代初期,这里安葬着原川西军区为解放和建设大西南,献出宝贵生命的四十余名革命烈士。他们是高义文、耿福堂、王荣会、杨仕伍、牛明森、路元贞……”没有生卒年月,没有籍贯,没有事迹,只记下了他们的名字。

  守墓人的遗憾 40余名烈士只留下名字

  阮中明在这里守墓已6年,他每天的任务,就是清扫墓园,为来访者做登记。阮中明有一个登记本,上面记载着扫墓人的基本信息:“2010年4月3日9:00,成都理工大学9位大学生来祭奠、献花;10:15,天府早报3位记者来采访……”像这样简短的记录,遇上清明时节扫墓人多的时候,要记上百条。

  从2006年到现在,他已记不清自己记完了多少个本子。有人来,阮中明很高兴,“这证明大家都没有忘记他们。”在这些时候,阮中明要充当讲解者,回答扫墓人提出的各种问题,“很多人会问,为什么大的墓碑上没有烈士的生卒年月等基本信息?为什么烈士大都没有单独的墓碑?”

  遗憾的是,这也是守墓人的疑问。

  这个工作寂寞而枯燥,阮中明却称“很喜欢”,也道不出个所以然,他想了想,吐出几个字:“有时感觉很神圣。”

研究者的追寻 两年搜索仍是“无档案”

  带着阮中明的疑问,记者找到了金牛区委党史研究室,研究室主任何川洪说这同样是他们的疑问。

  金牛区委党史研究室,是从2007年起搜集马鞍山烈士墓烈士资料的。何川洪说,当年推荐红色旅游线路时,他们把这里作为一个点,实地查看时发现烈士墓资料很少,于是四处寻找资料想给大家更多的信息,“但没有找到资料。”

  2009年,整理成都市革命烈士文化遗址时,何川洪再次和同事搜集烈士资料。最初,何川洪找到金牛区档案馆,回复是“无档案”。他又找到成都市档案馆,答案仍是“无档案”。之后,他找到金牛区民政局,“民政局也无更多的资料。”最后,何川洪来到驷马桥街道办,但仍没有找到更多的烈士个人信息。

  何川洪介绍,墓地最初建于上世纪50年代,烈士所在部队属川西军区,“这是一支地方部队,按理说人员大都应该是本地人。”那这支部队当时做些什么事呢?何川洪说,成都是1949年12月解放的,但当时成都周边的剿匪任务仍然很繁重,这支部队当时应该也参与了剿匪任务。

  何川洪说,他们肯定会再次寻找烈士资料,这次将实地探访,“寻找这些烈士的战友,寻找知道这支部队的领导。”这次寻访,或许要到省军区、成都军区寻找线索,“如果整理好相关资料,我们会管理好,也会交一份给档案局、民政局。”

  马鞍山烈士墓碑文

  马鞍山烈士墓建于五十年代初期,这里安葬着原川西军区为解放和建设大西南,献出宝贵生命的四十余名革命烈士。他们是高义文、耿福堂、王荣会、杨仕伍、牛明森、路元贞、付贵寿、范家音、丁家德、毕立华、杨子和、徐乃谨、程永具、李泽勋、甄英杰、孙若翰、王范娃、粟贵林、钟国贤、陈洪庆、陈贵荣、陶锐、刘文彬、郭俊虎、郭孝祥、李森、沈玉清、张友山、向逢春、黄定群、李铭、戴锦瑞等。“文化大革命”中墓碑全部被毁。为褒扬烈士,教育后代,我区于1986年重修此墓。

  成都市西城区人民政府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

  天府早报记者 宋建琴 摄影 华小峰

相关新闻